这才是黄背心运动的实质!矛头指向三大堡垒

时间:2019-07-15 15:40:25 作者:王截丁龙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黄背心”运动参与者往往期盼的是回到戴高乐时代的法国,他们认为那个时代才是“民主的法国”。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今天的法国走到了一个转折点:无论它朝哪个方向发展,都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一场剧烈动荡。(郑若麟)

为了回应“黄背心”运动,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并正在实施一场全国性的“大辩论”,以缓解矛盾并求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如今两个月的期限已经过去大半,“大辩论”得到法国主流媒体的充分报道,似乎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然而“黄背心”运动在上周末却依然继续。事实证明“大辩论”并没有真正回答和解决“黄背心”提出的种种问题,其中最为尖锐的如“马克龙下台”、“RIC”(公民倡导、提出的全民公决)、重建法国金融主权等均被回避了。“大辩论”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作用,原因非常简单:“大辩论”显然是对“黄背心”用错了药。

郑若麟:法国走到了一个转折点

确实,在过去的绝大多数民众运动中,往往是左翼冲击右翼,往往是某个专门的、特殊的诸求在引导着民众。包括著名的法国1968年5月风暴等。但唯独这一次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这一次是左右翼、极左极右翼等共同联手的一场反对政权、资本和媒体这统治着西方的真正三大权力的一场“革命”。原因恰恰是因为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能够解决西方社会问题的种种左右翼政策都已经完全失败。这次“黄背心”运动将斗争的矛头直接对准了西方民主选举体制本身。而“反犹”则起着某种“导火索”作用。应该指出的是,在西方始终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反犹”势力——这种势力往往被冠之以“阴谋论”的帽子。他们往往认为,正是“犹太势力”控制着西方的政权、资本和媒体。

过去我们看到在西方社会经常会发生种种运动,往往示威过后似乎政权依然稳如泰山。于是这令很多民众、甚至包括部分学者,认为西方的政治体制有着“排泄不满情绪的合法合理渠道”,因而从总体上来说是“民主”的,政权与民众不是处于绝对对立状态的。

这场受到极左翼民众支持的“极右翼”革命最本质的因素,就是其“反犹性质”。对于法国政坛来说,是一场强烈的地震。众所周知,在法国和欧洲,“极右翼”在法国主流媒上往往意味着“反犹”。而“反犹”在法国和欧洲永远会遭到主流媒体主导下舆论的强烈反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黄背心”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反犹”色彩,部分极右翼示威者明确地将法国政权视为犹太金融资本的“傀儡”,媒体同样被示威者视为资本所控制的舆论工具,当然包括反金融资本本身。但这一色彩开始时被法国媒体有意忽略了。然而这几天正在进入第14周的“黄背心”运动突然被主流媒体指控“反犹”,显然是事出有因的。这也是我们理解这场运动的一个关键因素。

此次野外驻训,他们围绕远距离机动奔袭、多方向多点位支援保障等课题,进行实案化演练。每换一个驻训场地,他们都根据周边地形、地貌情况,进行隐蔽伪装训练;监察组每天对照训练计划检查落实情况,官兵一日生活全部按紧急出动要求战备;需要物资采购时,后勤保障人员先行了解驻训地附近的国防动员能力。

8月22日,市委副书记、代市长曹路宝专题调研体育工作,要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强化规划引领,以群众体育为基础,大力发展体育事业和体育产业,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切实提升市民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让群众在共建共享中增强获得感和幸福感。

陈敏尔代表说,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加强法治和德治建设,发挥领导干部“关键少数”作用,推动法治和德治相互促进、相得益彰。要积极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切实解决好“执行难”问题,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要加强大数据智能化应用,深化“智慧法院”“智慧检务”建设,不断提高司法质量、效率和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记者 谢文英)

会议指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周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5周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高屋建瓴、统揽全局、思想深刻、内涵丰富,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我们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战略思维,坚定不移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上来,进一步落实责任、强化举措,聚焦重点、精准发力,着力在基础设施互通、开放平台建设、深化经贸合作、资金融通服务、深化人文交流上下功夫,推动各项工作取得新进展、新成效,为服务全国大局作出新贡献,为富裕美丽幸福现代化江西建设注入新动力。 (记者李冬明)

(申国华)

“我妈是工人,她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给孩子很多压力。所以当我面对我女儿的时候,我就不想给她什么压力。”她也表示,“王胜男咄咄逼人的那种感觉,跟我不太像,我也不认可。”但不给她压力就一定是好的吗?“也未必,爱可能有很多种,在这部剧中,王胜男爱孩子的方式就比较类似于中国式家长。”

所以,当“反犹”问题凸显出来后,可以说“黄背心”运动已经到了转折点。从总统马克龙开始,几乎所有主要政治家都表态反对“黄背心”的“反犹行为”。一场反“黄背心”的运动正在掀起。当然“黄背心”也在反击。两者的斗争今后将趋于激化。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