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去杠杆有了关键一招

时间:2019-09-08 14:22:03 作者:王截丁龙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周丽莎对本报记者表示,调整资产负债率是手段,最终目的还是要提高国有资本使用效率,优化国有资产配置,促进企业内部治理的完善。为达成2020年的目标,企业要务实行动起来,尤其是要转变发展观念,改过度举债为依靠市场化方式补充资金。

具体来看,2018年,原安信信托董事长王少钦薪酬513万元,安信信托副总裁梁清德薪酬688.6万元;不过安信信托薪酬最高者为原董事、总裁杨晓波,在2018年10个月内领取了1099万元,并于2018年10月底离职。

为此,《意见》提出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要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优化企业治理结构等有机结合,建立健全长效机制。要求国有企业通过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增加股权融资、市场化债转股等措施实现降杠杆。专家分析,这实际上意味着“倒逼”国有企业通过上述措施转变发展模式和深化改革,从而使得企业治理结构改善和预算软约束降低,最终建立国有企业长期杠杆负债自我约束的长效机制。

加强资产负债约束

身为“90后”的“城方堂”主理人王杨表示,“城方堂”集咖啡、食集、共享书社、生活美学、社群空间五大场景于一体,目标是以复合型业态创造丰富的生活方式,以渗透式服务打造有温度的生活体验,以文化型运营构建有活力的社区,为年轻人寻找志同道合的好友、畅谈人生与理想提供交互之地。

一个偶然的机会,侨鑫集团的CIO Steven Chang了解到钉钉这款产品。这位集团优秀高管,屡获甲骨文、IDC等IT界“奥斯卡”的CIO在了解钉钉产品后,立刻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侨鑫集团亟待升级一种数字化的办公思维,让员工和管理层的创造和创新力可以得到真正的解放。侨鑫相信钉钉,跟着你们走就对了。”

在对象范围上,既强调全面覆盖,也讲究分类施策、因企施策。《意见》明确所有行业、所有类型国有企业均纳入资产负债约束管理体制。同时,根据不同行业资产负债特征,分行业设置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指标标准。严格控制产能过剩行业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适度灵活掌握有利于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创业等领域的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

蓬佩奥在记者会上称:"伊朗是威胁伊拉克境内美国人的源头。伊朗袭击美驻巴士拉领事馆和美驻巴格达使馆。"他补充道,有关这方面信息的情报证据充足,华盛顿也认定伊朗政府参与了以上两起袭击事件。

发黄、粘连,污垢、破损……一张张破损的老照片经他的双手修复后变得完美了。他是国内“人工照片修补”和“人工照片着色”的大师,是该行业里仍坚守这块“阵地”的守望者。在大连西山老居民区,有一家不起眼却颇有名气的小照相馆,照相馆里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师傅常年穿一件老式工作服,爱跟顾客们开玩笑,他就是庄乾滨,是我国早期黑白照片着色大师,全国照相行业国家二级评委。现在,已经77岁的他专门帮别人“修补破碎的记忆”。

避免杠杆率降而复升

高德荣告诉记者,在雪山与戈壁中每一条线路的尽头都连接一个边境村,西藏边境线总长约4000千米,全区共有21个边境县、112个边境乡、628个边境村。截至目前,西藏电力已通过实施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实现主电网延伸覆盖玉麦等383个边境村,占全区边境村总数的60%,解决和改善了207个边境村的安全可靠供电问题,剩余245个边境村目前由小水电等局域网供电。“玉麦乡的通电项目原本要在今年夏天完成,为了在农历新年与藏历新年来临前通上电,我们连续加了两个多月的班。”高德荣说道。

复星旅文IPO在即,复星集团悄然加速了文旅板块的扩张步伐。12月4日,日本多家媒体发布消息称,位于日本长崎县佐世保市、被称为亚洲最大休闲度假主题公园的豪斯登堡(以下简称“HTB”)社长泽田秀雄在披露财报时透露,基本决定最快于今年底接受中国投资公司复星集团约25%的注资,预计注资后该集团将成为仅次于日本旅行社巨头HIS的第二大股东。

针对国企资产负债约束,《意见》在总体目标、对象范围、基本原则、分类标准等方面提出了针对性要求,确保国有企业降杠杆取得实效。

根据通知,跨部门联合惩戒措施包括限制招录(聘)失信人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限制失信企业参与社会保险业务合作项目,依法限制失信企业申请财政补助补贴性资金和社会保障资金支持,依法限制失信企业作为供应商参加政府采购活动等。

专家进一步指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高低,和内外部约束有直接关系。长期以来,由于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较少,过度融资等造成债务规模无效扩张和各类债务风险交叉传染。因此,解决国有企业债务问题,需要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管理建立约束、形成长效机制。

为何要强调国企降杠杆,降杠杆又为何落在资产负债约束上来?

内外兼治建立长效机制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等方面提出要求。

除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市民也应注意良好个人和环境卫生,以防感染流感及其他呼吸道疾病。

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多吃一些三文鱼,它富含一种名叫欧咪伽—3的必需脂肪酸,这种脂肪酸能滋养皮肤,有助于减少皱纹。

有效的资产负债约束需要强化外部约束,也需要完善内部治理。专家指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结构的不合理,也凸显了对过度举债融资行为缺乏日常约束管理、集团对所属子企业资产负债约束不到位、内源性资本积累意愿能力不强等企业内部治理问题。

其次,中国经济基本面仍然稳健。经过40年的快速发展,我国经济的规模、深度、韧性都已今非昔比。其一,我国拥有全球最具潜力的消费市场,人均GDP接近一万美元,中等收入群体数量已经超过4亿人,这是我们应对外部形势变化的最大底气;其二,我国拥有完善的产业体系,高新技术产业占比不断提升,新旧动力逐渐接续;其三,我国拥有雄厚的人才基础,工程师红利正在替代劳动力红利;其四,我国还有巨大的有效投资空间,新型基建、民生领域、环保领域等仍然具备诸多投资机遇。

多位专家指出,国有企业降杠杆是结构性去杠杆工作的重中之重。近来,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已有下降。2018年7月,全国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4.93%,较去年同期下降约1个百分点。但横向比较,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依然明显高于同期民营企业的水平,企业部门的债务主要聚集在国有企业。

尚震宇认为,“1元股”的逐渐增多是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在资本市场不断提升的重要表现。资本市场是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国家核心竞争力。“先发展后规范、先试点后推广”是我国资本市场建设的主基调。科创板的注册制匹配退市制度,无疑会直接改变资本市场博弈规则,净化市场环境。

在总体目标上,既强调短期,也兼顾长期。《意见》提出,推动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之后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基本保持在同行业同规模企业的平均水平。专家指出,考虑到不同行业、不同规模的企业资产负债率差异,在国有企业总资产负债率降低2个百分点后,将使得大部分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接近行业平均值,基本回归合理水平。这种长短兼顾的设计不仅可实现短期内国企降杠杆取得实效,也确保了较长时间内国企杠杆率不会降后复升。

在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看来,国企资产负债率偏高是事实,但也和产业结构有一定关联。明确资产负债约束就是要强化监督管理,促使高负债率逐渐回归合理水平。

2018年12月24日

5月荧屏非常热闹,《七日生》《破冰行动》《筑梦情缘》《我们都要好好的》等给予观众大量选择,一批实力演员也竞相亮相。看到这份电视剧名单,你打算追哪部?